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年7月6日,已超过24天没有更新。(..•˘_˘•..)

冷门泛VocaloidP主考察志(中文)#4

发布于 24 天前  10 次阅读


(本文转载自哔哩哔哩UP主猿马行歌的文章《冷门泛VocaloidP主考察志(中文)#4》,有删改。)

本期专栏投入了大量情绪去写,有点上头所以过长了,可码起来慢慢看噢,每一个字都是肺腑之言。

%title插图%num
前言及推荐标准


10

@过路的村人Z

%title插图%num

村人Z的主页
P名:村人Z

出道时间:2015年4月

工种:词曲编调

粉丝数:466

最高播放数:2673

最高收藏数:46

你没看错,最火一首歌五年半下来46收藏数……

做和风/古风的P主,似乎从2011-12年就开始创作音乐,可确定的是在15年开始使用VOCALOID软件进行创作。五位数uid(2010左右)的B站OG了。前中期作品虽然播放量不高,但也曾吸引花儿不哭、星辉P甚至哦漏等著名up主的评论,但18年后的作品却连斩获一百多播放数都是幸运。

作品极具配乐性质,很可能受了日本战国系游戏配乐的影响,富有氛围感,高雅而华丽,像居于森林和山中的妖精演奏的音乐,它们活过了悠久的岁月,深居简出,与人类语言早已不相通,于是只好用手中无人见闻的奇形怪状的琴来“说话”,这位劳斯的音乐,也确实做到了不附带文字就能讲故事的程度。

说到妖精,他似乎确实是东方众,也投稿了大量东方风自作曲,喜欢的朋友们可以去注意一下。

编曲从来离不开的只有管弦组,除此之外和乐器、钢琴、敲击乐器、电音一应俱全。旋律诡谲怪奇,变化多端不拘一格,时不时会献上一个变拍子或变调或超快速slide音,以达成情感的剧烈转折。听其作品,具有明显的古典乐一样分乐章的听感。

常用洛天依乐正绫初音未来(中日皆有)、乐正龙牙(冷门歌姬推看这里!)其余VC全员除墨清弦之外也都使用过。

作词以文言为主,集句意味浓厚,且素材基本出自北宋人所作宋词。引用高频是柳永、贺铸、范仲淹,不足之处是有些堆砌感,对前人词句较少二次加工,不同篇目中句子的组合也有些生硬。但亦能体现阅读量之丰富。*

*鉴赏歌词部分出自@北山薇- 感谢支援ww

相当多作品是纯音乐或无词歌(即只使用了歌姬的一个“啊”声),即使在有词的作品中,歌姬也常常被施加大混响,居于一个混音上所说“较后的位置”,以突出器乐部分的存在感。这一处理方式与重视“歌曲”的主流听众格格不入,或许也是他的一个劝退点。

但最主要的劝退点,笔者认为是作品的长度。不用怀疑,如此多变复杂的作品时长都是非常长的,七八分钟是家常便饭,在追求短平快的现代审美凝视下会显得突兀。再加上前奏间奏尾奏都长而汪洋恣肆、不加限制,可以认为其性质是音乐(Composing)大于歌曲(Songwriting),表达自我大于考虑听众喜好,筛选受众的力度极大。喜欢的听众会默默收藏,不喜欢的听众则会认为“杂乱无章”“听不懂”,默默退出,从此将其遗忘。

就像误入森林的人类出了森林后,愈发珍惜城市与她塞给你的文明生活,和长得像个人的平凡的人类女子结婚生子,和她一起吃着速冻丸子煮的火锅,唱着dy神曲,对我们来说,也比留在密林中和长发长耳朵长腿的孤独美少女妖精共生,演奏着无名的琴,喝着清晨露水对视而笑要更合适。

可是呀,这一评判可能是错觉,因为城市和人类在极力地用霓虹广告占据你眼球,张扬着它的好,挽留你回去,叫你永远不要再出去了;森林和妖精即使知道你要走了,也不会出言挽留,可当你消失在视野中时,她的眼睛会湿润起来,用你听不懂的语言低语:

“之后可以常回来看看我吗?”

若你受到了触动,回答是肯定的,那之后在刷过了首页的视频之后,可以去看看笔者推荐的以下作品嘛?它们从来都在那里等着听众,如今由笔者将它们带到各位面前来了——

【洛天依自作曲】散花~libera my soul(ongoing)

V家第二稿,管弦/和风,有仿东方的痕迹。音乐飞天遁地,气势恢宏,像幻想中将战争视为艺术的美人武士的战歌。

但此时村人劳斯的作词力还不太在线,怀疑混音风格是为了掩盖词

“畫樓心,浥浥滄景辭/香燄短,悲歌心不終,正是/月已西,星已沉,霜未息,露(未)傾”

【洛天依乐正龙牙自作曲】失月楼台牡丹~always flow

6/8拍的和风曲,听来仿佛置身战国寨外,在异国的小调音阶中与美人一道赏月。

沙哑的龙牙也很有特色。

“薄情厌云亸/光阴虚过/尽追往事千秋”

【古风和风自作曲】今古应同 ~ spika

和风/电子。相对来说较偏向主流的一作,歌词清晰了,结构也相对简单(可理解为复三部),日本民谣中常见的音阶时有出现。推荐这首作为安利向入坑作。

值 得 一 提 的 是 中 后 期 使 用 了 一 些 蒸 汽 波 式 的 混 音 手 法,与 时 俱 进。

“一灯闲作幽伴/酒来须满/东风总惊散”

【洛天依初音未来原创曲】草薰南陌-valheit from civ6

新作,混了一些东方风和西亚风情(东西合璧)的管弦曲。本作脱离了和风以后,又加了不少“噢”音合唱,整体气氛明显做得大气了很多。

不知为何打了文明6的tag。

“对满目乱花狂絮/逞盈盈相思意”

最后私心推荐一首颇有德彪西风味的纯钢曲:

【原创曲】【小清新钢琴】the poverty of ore

(ore=俺=我)

 


11

@洛微

%title插图%num

@洛微(=Ruorose)洛微的主页

感谢推荐人@洛微

P名:洛微

出道时间:2015年5月

工种:策词曲调视

粉丝数:1271

最高播放数:22269

最高收藏数:2046

 

流行Ballad/古风等曲风的P主和策划。似乎对自己定位是以小说作者为主,P主为辅(?)。在其在萌娘百科极其详尽的自建条目[1]帮助下,本文写作的工作量少了很多,笔者以一只鸽子的名义再次感谢他。

早期是词作/策划(顺带一提,通常策划兼任词作的情况在你圈最为常见),中后期开始接过作曲工种。似乎有学习编曲的意向,可以期待在未来成为一体机。

爱用星尘和心华制作CP向曲子(即坊间称“禁忌组”),也使用过洛天依和乐正绫。

由他作曲的曲目中,曲风平实温柔,有00s内地流行、早期国产仙侠游戏OST(轩辕剑、仙剑等)的既听感,亦或听出了一丝歌谣的意味,像亲人和长跑的情人间连绵不绝的情感,也像书中才可遇到的、不食人间烟火的、为爱而生的女子在无人的居所兀自呢喃。

笔者认为其词风较直接、复古,重叙事而轻遣词造句,同样颇有年代感[2],与刻板印象中同人音乐的浮夸词风完全大相径庭,但所描述的故事却是足够动人的。果然是文手转词作嘛。但是这复古的词风与同样复古的曲风却十分match。

洛微本人评价自己的词风为:

具有比较清新的风格,擅长用带有忧伤风的、简单朴实的语言抒发他内心的情感。 虽忧伤但不绝望,虽冰冷而心怀温暖,是他一直坚持的情感。……他从不使用令人难以理解的辞藻,他从不使用平淡无奇的旋律,他会将他心中那份容易让人形成共鸣的和弦连缀起来,形成可以让人容易理解且接受的作品。[1]

 

有三个企划,分别名为《梦系列》、《致成长组曲》和《“最好的”组曲》,时间跨度均相当长,跨度越长也就意味着P主越鸽(刊娘:你再说一遍?)

另有几十万字的小说在其主页,喜欢同人文的朋友们有福了。

 

据其在评论区的自述,洛微开始创作音乐时已是社会人,之后数年来是在晴雨无常的命运中、承受着生计与其他种种人间明暗的间隙里,一度出现抑郁,却一边保持着广泛的兴趣,一边坚持更新文字,一边学习着创作技能。这不比某部长篇动画燃?这些经历没有消失也没有被遗忘,而是被同化成为了他作品的组成元素。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一份真正的热爱是什么样的。

【心华·星尘原创曲】Purewhite Dream

中期作品,洛微在其中担任副歌曲作/调教/PV。

此曲的副歌已经显现出了仿00s台湾音乐的风格(e.g.梁静茹),而词则确实能体现其自述的“虽冰冷而心怀情感”,虽编曲有些粗糙,但笔者认为仍然属于良作。

“你我的笑容/就是最好的答案”

【心华·星尘原创曲】星光在你心【PV付·《守望心灵的星光》情节印象曲】

中后期作品,洛微创作了词和大部分曲。

手风琴占据了器乐的重要位置。

曲风方面与其说是俄式民谣,不如说是早期博采众长的70s台湾歌谣,笔者正巧儿时听了许多,因此深受感动。

说起来旋律有些像《白桦林》呢。

“那声沉闷的声响/是隔绝你我壁障”

【星尘·心华原创曲】彼岸蔷薇【完整版·PV付】

看似是中后期其实是最早期的作品重制。洛微创作了全部词曲。他称之为“历时五年的鸿篇巨制”。

偏古风,无论词曲都颇有早期仙剑那一类游戏改剧的风格。

编曲终于足够精良了,补上了这块拼图后,是不可多得的佳作。

“忽然双手被握住/荡起安心的温度/那温度名为幸福”


12

@Mr.Born

%title插图%num

Mr.Born的主页
P名:Mr.Born

出道日期:2013年10月

工种:词曲编混奏

粉丝数:564

最高播放数:28185

最高收藏数:2802

 

会多种曲风的P主,会弹吉他

OG级P主,但早期更新相当缓慢,13、14、16年分别投了一稿(其中14年的稿词曲是另一位劳斯,16年是重制……四舍五入就剩一稿了),在20年才终于加快速度投了三稿。

投稿较少且风格迥异,难以分析出共性,但感性而言所有词曲都具有一种力量感,一往无前能在人生的道路上冲过一切障碍阻挠,朝着看不见的远方飞奔而去的力量感。

似乎有做职业音乐人的经历,因此作品质量是有保障的,值得期待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p主的音乐历程十分传奇。据其投稿介绍中所写,他的故事几乎是一个日式王道追梦故事的翻版:

在15年时曾尝试在日本留学,但由于不明原因而中断,面临至暗时刻,倍感绝望。一气之下去北京“北漂”了。但他心里的火尚未熄灭:

总感觉自己不能就这样甘愿做一个打工仔,我还是想做音乐!我热爱音乐,热爱Vocaloid。

他去了录音棚上班,之后离开录音棚继续学习,但无论走到哪里,他对音乐的喜爱都丝毫没有减退,终于在2020年,投出了暌违四年的Vocaloid原创投稿,成绩斐然,成为音乐人的路终于久违地展开,尽头有缪斯女神银铃般的笑声……

这不比某长篇动画燃?(二度目)

这就引出了一个许多人思考过的问题:由VocaloidP蜕变到职业音乐人,在我国可能嘛?我想大部分听众回答都是否定的,日本的众多例子不适用于我国,“国情不同嘛”。“被社会毒打以后你就知道了”。

但生存的强制力可以弯下人的腰,却无法扭曲人心里的美好图景。有人痛苦是因为迷茫,而有人痛苦是因为太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,却太过遥远重重阻挠,看不到凭着自己的力量能到达的可能性。可无论是哪一种,我们都不想“25岁就去死了,75岁才埋”,是不是?

Mr.Born则是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,因热爱Vocaloid而付出青春不求回报的人,他的出现给予了Vocaloid圈的理想主义者们一条对活路的希望:去尝试吧,如果你知道无法妥协着去生活;而那条路虽然不明朗,但确实存在,仅仅它存在的事实就足以令人激动不已!

如今他“梦还在,顺便有些想家”,真令人欣慰,也真为人鼓气。

请给他理想主义者心念的肯定。

*虽然写得很热血,但不包含任何职业规划建议。

【言茉莉(言和亚种)】Bind心之缚【弦语】

早期作品,承担编曲/调教工作。曲绘略糟糕,须登录才可观看噢。

言和亚种言茉莉的唯一一首可考的作品。茉莉的人设十分戳笔者,不知为何之后再也没出现过相关作品。

合成器摇滚曲风,吉他riff十分带劲。歌词属于哥特式审美,黑暗而中二,它蕴含的少年人的真诚却意外地跨越了七年,引起了笔者的共鸣。

“死去的梦到底能否再开花/承诺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假”

一件轶事:《Bind心之缚》居然有同名v曲!是另一渺P16年的初投稿,后者还跨时空出现在了本曲评论区应援。该p主粉丝已超标且已停更v曲,还明确表示“不愿在其他地方被提起”,因此笔者不将其列入推荐,听众朋友也不要去打扰噢。

【洛天依原创】失眠症【原创PV】

回归的第一作。

慵懒的爵士/流行曲风,词也是不费力想到的大白话,加深了慵懒的感觉。一听就是有故事的人写出来的。

后边的baladiba的口技超级可爱。

“总想些有的没的/归根结底还是吃得太饱”

【乐正绫原创】Revival【原创PV】

15年的作品,20年才投。充满ACG式燃点的摇滚,听起来像10年上下老番的OP。

人声旋律在一般范围内可说是做到了几乎极致的惊艳。

多少可说是献给至暗时刻的人们——事实上Mr.Born在评论区里确实写道“送给所有正在经历着与预期相悖的生活的朋友”。

实际上也可说是献给理想主义者的歌,因为只有理想主义者才会有至暗时刻,才能在下一个黎明爬起来再次冲击远方——

“下一刻我要让天空染上我的颜色”

为天空染上出生(Born)的颜色的日子,无需久等。

就是现在。

后记/

初次见面,或好久不见,我是猿马。

写到这里我一看右下角,5792字(删改前),本来应该吓一大跳的。但我有点累了,只是叹了一口气——前三篇都是几个小时内完成的,这一篇我前前后后花了两个晚上,用掉了两天份的产生情绪的能力,所以现在连吃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但我不后悔。

让我尽可能像个人一样打字,以免吓到各位。本期的三位主角,共同的特点就是年龄已经不小,(据年龄推测)都是多年的社会人了,也早已(或从来都)不具备混圈社交的时间与精力,却仍然没有停止创作,质量也仍然很高。这很难得,看到这里的朋友应该都知道VC圈大概是什么构成,高中和大学生为主,大学四年还搞不到能卖专辑赚钱的程度就不用干了,找个班上吧。于是社会人创作者是相当少,随着年龄增大越来越少,以至于小三十了还在搞这些数据组成的东西,会被靠谱的社会人们另眼相待的。wowaka21岁才投第一首术力口,在日本——初音未来的故乡——多大开始搞同人都不足为奇,但在我们的社会里,同人创作被视为“只是玩玩”而摆不上台盘的活动,它的核心就是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少或零回报去做用爱发电,但我们不要付出爱,只有电,只有能发电才能换来爱。同人创作是与我们的实用主义方法论和生存哲学背道而驰的。

那只能解释为,我们当中存在这么一批人,心中有些东西比起生存更为重要。这一批人被称为理想主义者。而理想主义者总是可爱的。

我们的社会对理想主义者并不友好,这种不友好也同样投射到了同人创作当中。身边的多少人曾那么热爱音乐、绘画、别的什么,却在大四即将毕业之际宣布退圈,并且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?从那数月一更新的动态、过时的用语当中,我们就可看到生存的艰辛对他们的磨损。

留给学生的时间还不少,留给社会人的时间却很少了——如果以在同人领域成功为目的的话。即使没人界定过什么叫成功。这样的反差有时会令学生创作者们开始焦虑,根本不相信自己日后还能保持热情创作,索性将生涯自我了断。

这就是普通爱好者们的末路嘛?

我写这一期大龄P主的专题,就是想证明并非如此。带着社会责任的镣铐的舞者们仍然是存在的,做得可比哀叹者们好多了,别低估了理想主义者心中的力量了kora!(此处自带极道弹舌)首先,他们没有任何一人在意过社会的审视和矫正,上面连篇累牍的话语从未吹入他们的耳朵中。其次,别说结束了,对他们来说根本创作之路才刚刚开始,功夫还越老越辣呢,例如作词,可用简单的话语就击中听众的神经。再极端一点,设想另一个p主甲大学四年学完编曲混音绘画PV然后入社会后当个一体机投稿这样的情况,都是允许的。

再说创作与生活平衡,这也是社会人创作者的必修课吧,支撑肉体生存总是必需的,虽然我宁可不去做(笑)。我能想到的两种理想的创作与生活平衡的方式,一是“将创作融为生活的一部分”,二是“有了美好的生活再反哺创作”。坦白说,能做到这二者之一的p主若不是已有了满意的乐迷基础,就是已佛系而不在乎点击量。都说了只是理想谈嘛。但是无论是学生还是社会人,总是要向着这两点之一靠拢的,若不巧令创作与生活发生冲突,只会面临骇人的痛苦。例如我(笑)。

其余倒没什么特别的,若能令自己的心感到平衡的话,能出于内驱为创作而非被某些惯性和不甘的情绪逼迫的话,无论是作为什么社会角色进行创作,也都不足为奇了。

这些想法扩大到各种理想主义者身上也一样适用。主体与客体世界冲突时,仅仅是持有梦想,都是一头驴被女巫施加了诅咒,其重千钧,你甚至无法带着它挪动一步,更不要说去拉磨了,最终必将在心力交瘁中,把梦想丢进厕所里,成为靠谱的社会人投入社会运转中。如若不然,或许下场只有像新闻里一样,登楼望月,试图让自己的身体离那轮玉盘更近一些,却无可避免地下坠,用生命将自己绽放成一朵石蒜花?

答案也一样是否定的,一定有带着责任的镣铐跳舞的追梦人存在,这些人可能也会是日后的你我。

总而言之,实现理想和其他所有社会行为一样无法保证成功,何况这个领域根本没有什么硬性标准可以作为成功的定义。我们在追寻理想之时大可不必那么急,比如说看到上面一自然段就不用急着说“我肯定成不了那个人”。先做做看嘛。如果我们真的喜欢,完全可以认为创作本身是一种回血而不是付出,这才是用爱发电的本意呀。这样看,似乎其实刚才说的那些都不重要了,毕竟结论也是可以做下去,而不是必须,实际上人们也分出了去仰望星空的与脚踏实地的,选择的权利才是我们所需要的。

所以,一切都是个人选择啦!

好,写到这里7280字,赶紧结束吧,困死了!为防止太长不看划个主题:本期的三个主角都是可爱的理想主义者!好,没了。谢谢大家看完。果然情绪都用完了,写得跟个五十岁的幼儿园阿姨一样。这个字数顶以前两篇了,下礼拜就算不投稿也有理由了。好耶。

 

猿马行歌/2021.2.27

若有事实错误部分请联系我ww/我自己的曲子也在写了——

 

 

 

[1] https://zh.moegirl.org.cn/%E6%B4%9B%E5%BE%AE .洛微

[2] 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BV1Gb41117xM .litterzy (4:24“那个时候词注重不看重歌词听得懂”) 作者:猿马行歌 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read/cv10036266/?from=readlist 出处:bilibili